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嫂嫂令人遐想的性感小骚屄
嫂嫂令人遐想的性感小骚屄

.
嫂嫂令人遐想的性感小骚屄嫂嫂上下扭摆,扭得胴体带动她一对肥大丰满的乳房上下晃荡着,晃得我神魂颠倒,
伸出双手握住嫂嫂的丰乳,尽情地揉搓抚捏,她原本丰满的大乳房更显得坚挺,而且小奶头被揉捏得硬胀如豆。嫂
嫂愈套愈快,不自禁的收缩小屄肉,将大龟头频频含挟一番。


「美极了!……嫂嫂一切给你了!……喔!……喔!……小屄美死了!」香汗淋淋的嫂嫂拼命地上下快速套动
身子,樱唇一张一合,娇喘不已,满头乌亮的秀发随着她晃动身躯而四散飞扬,她快乐的浪叫声和抽出插入的「卜
滋」、「卜滋」淫水声交响着使人陶醉其中。


我也觉大龟头被舐、被吸、被挟、被吮舒服得全身颤抖。我用力往上挺迎合嫂嫂的狂肏,当她向下套时我将大
往上顶,这怎不叫嫂嫂死去活来呢?我与嫂嫂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舒爽无比,大龟头寸寸深入直顶她的花心。


足足这样套弄了几百下,嫂嫂娇声婉转淫声浪叫着:「唉唷!……我……我要泄了……哎哟!……不行了!…
…又要泄……泄了!……」嫂嫂颤抖了几下娇躯伏在我的身上,一动不动,娇喘如牛。


我又来了一个大翻身,再次将嫂嫂压在身下,用双手托起她那光滑雪白的肥臀,轻抽慢插起来。而嫂嫂也扭动
她的柳腰配合着,不停把肥臀地挺着、迎着。


我九浅一深或九深一浅,忽左忽右地猛插着。点燃的情焰促使嫂嫂暴露出了风骚淫荡本能,她浪吟娇哼、朱口
微启,频频频发出消魂的叫春。


「喔……喔!……小色狼!……太爽了!……好……好舒服!……小屄受不了……小浚……你好神勇,嗯!…
…」几十次抽插後,嫂嫂已颤声浪哼不已。


「……唔……啊!小色狼!……你再……再用力点!……」我按她的要求,更用力的抽肏着。


「嫂嫂,叫我亲哥哥。」


「不要……我是你嫂嫂……你就是小色狼!……」


「那叫我小叔!」


「……嗯……羞死了……你勾引……嫂嫂……小色狼!」


看来嫂嫂还没有完全进入状态,於是我又加快了抽插速度,用力深度插入。这招果然有用,几十次抽插後,她
开始逐渐进入角色:「嗯……唔……小色狼……我好……爽!好……舒服!……嗯……快干我!……」


「嫂嫂,叫我亲哥哥!」


「啊……小……嗯……亲哥哥!快肏我!……」


「快说你是淫嫂嫂,是小肥屄嫂嫂!」


「……你太……太过份啊!」


「快说,不然我就不干你了!」我故意停止抽动大,把她的肥臀放在床上,害得嫂嫂急得粉脸涨红。


「羞死人……我是……小肥屄嫂嫂……我是……淫嫂嫂!……亲哥哥!……啊……快!……肏我!」


我听後大为高兴,随既翻身下床,将嫂嫂的娇躯往床边一拉,再拿个枕头垫在她的肥臀下,使嫂嫂的小屄突挺
得更高翘,毫不留情的使出「老汉推车」猛插猛抽,肏得嫂嫂娇躯颤抖。


不多时嫂嫂就爽得粉脸狂摆、秀发乱飞、浑身颤抖,受惊般的淫声浪叫着:「喔……喔!……不行啦!……快
把嫂嫂的腿放下……啊!……受不了啦!……嫂嫂的小屄要被你肏……肏破了啦!……亲弟弟……你……你饶了我
啊!……饶了我呀!……」


嫂嫂的骚浪样使我看了後更加卖力抽插,我一心想插穿那诱人的小穴才甘心。嫂嫂被插得欲仙欲死、披头散发、
娇喘连连、媚眼如丝,香汗和淫水弄湿了一床单。


「喔……喔……亲哥哥……你好会玩女人……嫂嫂可让你玩……玩死了……哎哟呀!……」粗大的在嫂嫂那已
被淫水湿润的小屄如入无人之地抽送着。


「喔……喔……亲……亲哥哥!……亲丈夫!……美死我了!……用力肏!……啊!……哼……肥屄嫂嫂……
嗯……」


嫂嫂眯住含春的媚眼,激动得将雪白的脖子向後仰去,频频从小嘴发出甜美诱人的叫床。嫂嫂那又窄又紧的小
屄把我的夹得舒畅无比,於是我另改用旋磨方式扭动臀部,使在嫂嫂的屄肥穴嫩肉里回旋。


「喔……亲……亲丈夫……嫂嫂……被你插得好舒服!」嫂嫂的小屄被我又烫又硬、又粗又大的磨得舒服无比,
暴露出淫荡的本性,顾不得羞耻舒爽得呻吟浪叫着。


嫂嫂兴奋得双手紧紧搂住我,高抬的双脚紧紧勾住我的腰身肥臀拼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我的的研磨,嫂嫂已
陶醉在肉欲的激情中。


浪声滋滋,小屄深深套住。如此的紧密旋磨可能是她过去与她老公做爱时不曾享受过的快感。嫂嫂被插得娇喘
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闭、姣美的粉脸上显现出性满足的欢悦。


「嗯……亲哥哥!……嫂嫂……肥屄嫂嫂……好……舒服!……好爽!……亲哥哥!你……你可真行……喔…
…喔,受……受……受不了!啊!……喔……喔,哎哟!……你……你的东西太……太……太大了!」浪荡淫狎的
呻吟声从嫂嫂那性感诱惑的艳红小嘴频频发出,湿淋淋的淫水不断向外溢出沾湿了床单。


「心爱的嫂嫂,你满意吗?你痛快吗?」


「嗯……嗯……你真行啊!……喔……嫂嫂太……太爽了!……唉唷!」嫂嫂这时已被我挑逗得心跳加剧、血
液急循、欲火烧身、淫水横流。她难耐得娇躯颤抖、呻吟不断。


「美嫂嫂,你说什麽太大呢?」


「讨厌……你欺负我,你明知故问的……是你……你的太……太大了!……」嫂嫂不胜娇羞,闭上媚眼细语轻
声说着,看来除了老公外,嫂嫂确确实实从来没有对男人说过淫猥的性话。


这些话现在使得成熟的嫂嫂深感呼吸急促、芳心荡漾。我於是故意让端庄贤淑的嫂嫂再由口中说出些性器的淫
邪俗语,以促使她抛弃羞耻,全心享受男女交欢的乐趣。


「嫂嫂你说哪里爽?……」


「羞死啦……你……你就会欺负我……就是下……下面爽啦!……」嫂嫂娇喘急促。


「下面什麽爽?……说出来……不然亲哥哥可不玩啦……」


嫂嫂又羞又急:「是下……下面的小屄好……好爽!……好舒服!……」


「嫂嫂你现在在干什麽?」


「羞死人……」性器的结合更深,红涨的龟头不停在小穴里探索冲刺,碰触阴核产生更强烈的快感。


嫂嫂红着脸,扭动肥臀说:「我……我和小浚做爱……」


「你是小浚的什麽人?」


「羞死了……」


「快说!」我命令道。


「是……是……小浚的嫂嫂……我的小屄被小浚……我的亲丈夫……肏得好舒服!……嫂嫂是淫乱好色的女人
……我……我喜欢小浚你的大!……」嫂嫂这时舒畅得语无伦次,简直成了春情荡漾的淫妇荡女。


看着嫂嫂从一个有教养的高雅气质女人变成一个荡妇,并说出淫邪的浪语,这已表现出嫂嫂的屈服。我爱抚着
嫂嫂那两颗丰盈柔软的乳房,她的乳房愈形坚挺。


我用嘴唇吮着轻轻拉拨,娇嫩的奶头被刺激得耸立如豆,挑逗使得嫂嫂呻吟不已,淫荡浪媚的狂呼、全身颤动
淫水不绝而出,娇美的粉脸更洋溢着盎然春情,媚眼微张显得娇媚无比。


「哎哟……好舒服!……拜托你抱紧我!……亲哥哥!……啊啊嗯……」淫猥的娇啼露出无限的爱意,嫂嫂已
无条件的将贞操奉献给了我——她的小叔。


想到不久我就要来这个城市上大学,如果今天不把嫂嫂玩个半死,恐日後无法博得她的欢心,於是更加卖力的
抽插起来。


「哎哟!……亲……亲哥哥!……好舒服!……哼……好……好棒啊!……嫂嫂好……好久没这麽爽快!……
喔……我的人……我的心都给你啦!……喔喔……爽死我啦!……」嫂嫂失魂般的娇嗲喘叹。粉脸频摆、媚眼如丝、
秀发飞舞、香汗淋淋欲火点燃的情焰促使她表露出风骚淫荡的媚态。


嫂嫂完全沉溺性爱的快感中,心花怒放、如痴如醉、急促娇啼,嫂嫂骚浪十足的狂呐,使往昔端庄贤淑的风范
不复存在,此刻的嫂嫂骚浪得有如发情的母狗。


「喔……喔……爽死啦!……舒服!……好舒服!……喔……我又要泄……泄了!……」嫂嫂双眉紧蹙、娇嗲
如呢,极端的快感使她魂飞神散,一股浓热的淫水从小屄急泄而出。


为了彻底蠃取嫂嫂的芳心,特别是以後我能随时干她,我又把泄了身的嫂嫂抱起後翻转她的胴体,要她四肢屈
跪床上。嫂嫂依顺的高高翘起那有如白瓷般发出光泽而丰硕浑圆的大肥臀,臀下狭长细小的肉沟暴露无遗,穴口湿
淋的淫水使赤红的阴唇闪着晶莹亮光。嫂嫂回头一瞥,迷人的双眸妩媚万状。


我跪在她的背後,用双手轻抚着她的肥臀,一边亲吻着嫂嫂嘴唇。好美的圆臀啊!


「哎呀!」当我把从後面肏入小屄时,她娇哼了一声,柳眉一皱,双手抓住床单。


我把整个人俯在她雪白的美背上,我顶撞地抽送着,这般姿势就如在街头上发情交媾的狗。端装的嫂嫂可能从
来没有被这样肏过,这番「狗交式」的做爱使得嫂嫂别有一番感受,不禁欲火更加热炽。嫂嫂纵情淫荡地前後扭晃
肥臀迎合着,胴体不停的前後摆动,使得两颗丰硕肥大的乳房前後晃动着,飘曳的头发很是美丽。


我用左手伸前捏揉着嫂嫂晃动不已的大乳房,右手抚摸着她白晰细嫩、柔软有肉的肥臀,我向前用力挺刺,她
则竭力往後扭摆迎合。成熟美艳的嫂嫂品尝狗族式的交媾,兴奋得四肢百骸悸动不已,使得她春情激昂、淫水直冒。


大在肥臀後面顶得嫂嫂的穴心阵阵酥麻快活透,她艳红樱桃小嘴频频发出令天下男人销魂不已的娇啼声,而「
卜……滋……卜滋……」的肏屄声更是清脆响亮。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会肏屄的亲……亲哥哥!……亲丈夫……嫂嫂被你肏得好舒服!……哎
哟!……喔……喔……」她欢悦无比急促娇喘着:「亲丈夫!……我受不了啦!……好勇猛的!……啊……美死了!
……好爽快!……嫂嫂又要泄了……」


她激动的大声叫嚷,毫不在乎自己的淫荡声音是否传到房外。她光滑雪白的胴体加速前後狂摆,一身布满晶亮
的汗珠。


我听到嫂嫂的告饶,更是用猛力的抽插,所带来的刺激竟一波波将嫂嫂的情欲推向高潮尖峰,浑身酥麻欲仙欲
死,屄口两片嫩细的阴唇随着的抽插而翻进翻出,她舒畅得全身痉挛。嫂嫂小屄大量热乎乎的淫水急泄而出,小屄
的收缩吸吮着我,我再也坚持不住了。


「嫂嫂,我也要泄了!」於是快速地抽送着,嫂嫂也拼命抬挺肥臀迎合我最後的冲刺。终於「卜卜」狂喷出一
股股精液,注满了小屄,嫂嫂的屄内深深感受到这股强劲的热流。


「喔……喔……太爽了!……」嫂嫂如痴如醉的喘息着俯在床上,我也倒在她的美背上,拉上被子,我们俩人
满足地相拥酣睡过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