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小蘭
小蘭

.
说起来这事,到现下还朦朦懂懂,自己都搞不清,怎麽会变成这样,原来我是一个很理智的人,相当理智,
现下唉一切变了。


朋友的妻叫兰兰,是个一眼看到就觉得很漂亮的女人,身材更是没话说的。


他们认识到结婚,我们都是看着的,我还帮过很多忙呢!


我是一个很重朋友的人,所以有什麽事,大家都喜欢叫我办。我的这个朋友是个司机,给头家开车,所以经常
不在家,而且他是个很花心的人,经常在外面玩女孩。他的妻子也知道,吵过很多回,都没有用,朋友索性不回家,
住在公司了。


而我天天重复着过个安定的日子,我也很满意这种生活,可後来家人经常说自己,便开始烦家人,天天在外玩,
但还是很老实。可被说多了,就想乾脆真的去玩下,别没乱来还被家人指责,就是在这种状况下发生了自己都没想
到的事。


那天我去买东西,刚指着一件衣服,想问价,没想到一个声音︰「是你呀,买衣服吗!」噢,原来许久没联系,
兰兰在这里给别人守点卖衣服了。我便也笑笑的打了个招呼,彼此问了一下各自家里的情况。


说到朋友时她显露出很不满的表情,也是朋友一年难得回几下家,朋友的家长又出了名的凶。我猜她过得也很
不顺心,我便笑笑说︰「生活不就这样。」这次撞见两人都有些激动,必竟许久不见,她又正烦没熟人诉说一下烦
躁,我便和她好好的聊了一下,刚好又有人来买衣服,我便说走,她突然说了一句︰「什麽时候请客吃饭呀?」这
让我好奇怪,虽然以前大家常在一起吃饭喝酒,但两人从未单独有过,因为我的作风朋友都了解。可能当时我也被
家人气得很烦,便马上说︰「可以呀,到时候聊系。」过後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过了两天,又和家人吵了,一气之下走出去想散散心,谁知走来走去不知往哪好。毕竟朋友都有自己的事,跟
人家说烦恼的事别人还未毕有心情听呢!於是突然想到兰兰,便试着走到她做事的那间店,她正坐在那发呆,看来
生意不是很好。


她看到我马上笑笑地说︰「是不是无聊的很呀,你也会在街上诳?」我说︰「哪的事,特意来请你宵夜。」她
笑笑说︰「舍得请客?」我一时不知说什麽好,她可能怕我会走,毕竟她现下烦得,很便马上又说︰「在这聊聊我
要十点下班。」我俩便天南地北乱聊了一通。


下班後,我俩随便找了一个宵夜摊点了两个菜便聊起来,谁知又聊起家事,越说越烦,我便说︰「喝不喝酒?
我一烦就想喝。」她说︰「随便你。」以前我们在一起时,个个都很能喝,便叫了一瓶高度白酒。我问她喝不喝一
点,可能她正烦便喝了一点,後来俩越说越觉得人生苦短,便边聊边喝不知不觉将一瓶都分完了,彼此都有了些醉
意。


我说︰「一点多了,结帐回了吧。」太晚我担心她婆婆会骂她,她也就答应了。


因她住的地方远,而且很黑的路,便叫我送一下她,路上俩人再也没说一句话,也许是心情烦躁那晚觉得酒很
醉人,头都很晕,我看她也是这样的表情。


快到门口时,我想避嫌,便转身要走。谁知兰兰突然说︰「很头晕,还是在拐脚这坐一下,不然回去看到这样
子会骂的。」我也不好推辞便答应了。


拐脚是个原来人家改建的楼梯,我俩坐着发呆,因为地方窄俩人坐得很近,我闻到一股很幽兰的味道,那不是
香水完全是种体香的味道。


闻着香味加上酒精的回应越来越浓,我突然有点不能自持,呼吸突然加速,我想控制没想到越是这样越是历害,
有点喘了。她看了我一眼,刚好我正看她,她很快低下头。


我想当时她也有些酒精发作了,她低着头的样子真是美极了,我简直不知怎麽形容。这时,我发现我冲动的要
命,什麽都没想,突然抱着她的肩吻起她的脸来,我也不知道理智跑哪去了。


她可能被我这个举动吓了一跳,全身抖了一下,但又可能她也有所期等,竟没有反抗,也没什麽动作回应,只
是任我亲她。


我已经控制不了自己了,便不停的吻她的脸和耳朵,手也不停的乱摸,我听到她的呼吸声也越来越急,也喘气
了。


当我想解她的上衣扣子时,她突然握着我的手,说︰「不行,有人怎麽办?」我当时急得要命,我说什麽都不
管,可她死活不肯,因为怕惊醒邻居,我只有用很低的声音哀求她答应,其实久未得到爱抚的她也很想,她便说︰
「在这不行,除非有地方。」我说︰「去哪好?」没想到这时让我惊讶的是,她竟然说去她房间,我吓了一跳,因
为她公婆就往在隔壁,她说这麽晚肯定睡了,轻轻地进就不知道。在这万一有人过怎麽好。


唉……女人想要的时候比男人更大胆,什麽都罔顾。当时我已想要的不得了了,便提着胆子跟着她悄悄地进了
她房间。


她还故意咯了一下,走到洗手间洗了下脸,装作向往常一样回到了家。我躲在她房间的门边,等着她。


当时真的又紧张、又刺激,觉得等了好长的时间,她关了洗手间的灯进房间来,後来我才知道原来她洗了下澡。


她刚关房间门,我便从後面迫不及等的抱着她的腰,在她耳边用力的吻,手顺势从上衣摆穿进,一下抓到她乳
房。哇!好圆挺呀!一下子我的小弟弟便直挺挺起来,顶着她那浑圆的屁股。


我吻着她呼吸很重时,便向下吻,解开她的上衣原来穿着一件黑色的乳罩,看来还是比较保守的女人。


我用力拉开,一对很白很挺的肉球弹的出现下我眼前,我觉得晕头转向了,我马上改成两手握着她的乳房,嘴
用力的吸她的乳头,她气喘嘘噱地任我玩弄。


我越来越受不了了,急切地想看到她那最隐秘的地方,我便急忙忙把她的裤子脱掉,一把拉下她那黑色的三角
内裤。那毛茸茸的峡谷豁然出现我眼前,太美了,一个最隐秘最容不得别人接触的地方就在我面前,而且任我摆弄。


我兴奋得全身都有些打抖,我用手轻轻的摸着,水已经早泛滥了,我又将手指插进去来回拨了几下,更是水汪
汪的。


我忍不住将嘴凑过去,对着那死命的亲,舌头死命的挑。她全身都颤抖了,可能好久了她没有得到这个了,我
能感觉到她强烈的慾望。


她突然低下头轻轻地说︰「抱我上床,快点来。」我也就迫不及待的把她抱到床上,连忙脱光衣服,重重的压
上她的身上,分开她的腿,一下就插了进去。


她「哼」了一下,便马上回应过来是在她家,於是她紧紧的闭着嘴,也不让我亲,怕发出声音。


我当时激动的什麽招术也没有,就知道死命的插、不停的插。真太让人兴奋了,我越插越起劲,越插越重,她
也死命抬高屁股迎着我的小弟弟狂顶,嘴死死的闭着。


我看着兰兰这个样子更兴奋了,便更加用力的插。她很快地拉过边上的枕头垫在她屁股上,我知道她怕插得重,
撞到床弄出响声,可这样更使得她的峡谷叉得更开,顶得更上。我的小弟弟插得简直爽死了。


突然我发现我受不了,一阵急抖狂射了一大炮在小兰的小穴里,摊倒在兰兰身上。她还用两腿死死地缠着我的
腰,嘴不停地吻我的嘴。我知道她很爽也还想要,但我射完人也就清醒了。


我对着她的耳朵轻轻地说道︰「我要赶快走了,不要被人发现,就什麽都完了。」她很不舍得地还缠了我几下
才松开腿。


小兰看着我眼神带着迷蒙对我说「下次,我还要更多,我还要你射更多在我小穴里。」「那是当然的,小兰的
小骚穴,不管操几次我都操不腻,我以後有空一定去操你的穴,在你的穴穴里猛射精。」小兰听我这麽说,开心的
给了我个飞吻,要我小心点出去,两腿之间还流着我浓郁的精液……彷佛叫我下次赶快去操她。


我急忙溜了出去,走在街上一阵凉风吹过,人突然一下清醒了,想想刚才的一幕还真有些後怕,万一被人当场
发现,那可够惨的……但刚才那欲仙欲死的感觉太好了,我哼着撕夜的歌往宵夜摊走去,还想再喝点酒回回神。


【完】